法制網首頁>>
文化>>
健康法治的基石
發布時間:2020-02-18 14:35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內容簡介:


本書聚焦于健康權的基礎理論問題,系統闡述了健康權的重要作用、健康權的歷史演進、健康權的價值基礎、健康權的國家義務與政府責任、我國落實健康權的國際義務的制度安排以及健康權法律化和司法化的基本概況,最后對國外主要國家的健康權法律保障情況進行了詳細描述和經驗總結。

□ 王晨光 (清華大學法學院衛生法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可以說,健康問題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強烈地牽動社會方方面面的神經?!八依錈揮懈霾∪??”——電影《我不是藥神》里的一句經典對白,以最通俗的語言直擊每個人乃至全社會的痛點。在奔向小康的路上,“因病返貧”和“因病致貧”已經或正在擊碎多少人及其家庭的夢想?沒有健康就沒有小康。面對理想與現實,不能不說,健康就是民眾的追求、就是社會的福祉、就是事關大局的國家戰略。這不僅是個人的事情,還是社會發展和民族復興的大事。


健康事大,保障健康的健康法治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突出地成為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重要領域之一。長期以來,政策主導、政府推動、各顯神通,成為健康領域發展和改革的主要模式。這種現狀與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方略形成了鮮明的反差。法律和制度的作用遠未發揮出來,更遑論健康法治。如果法律不主動介入如健康、環境、社會保障等重大社會領域,法律人的職責何在?法治的全面推進何如?


盡管醫學、法學和哲學是大學教育最古老的三個學科領域,但三者間的交融貫通卻很少。這種現象極大制約了學科交叉的深入,制約了與“健康中國”戰略相關的健康法治的發展。法律人大多不懂醫,進入醫學和健康領域后,照搬一些法律概念或原理又往往令人有隔靴搔癢之感;醫學家大多不懂法,往往簡單地把法律作為解決醫患糾紛的最后手段,忽略法律推動醫療改革、建章立制、規范各類主體權利義務和運作程序的作用。這些陳章舊習限制了人們的視野,使得健康法治建構屢番延遲,相關健康法理論也難以推動。


對“基本醫療衛生法”這部法律草案的名稱,在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規劃中使用的是“基本醫療衛生法”,隨著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的召開和“大健康”理念的提出,又被修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本書根據不同的語境和寫作時間交替使用不同的概念,特此說明。2014年被列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以下簡稱“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以來,局面已大有改觀。經過五年的不懈努力,2019年12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終于審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并將于2020年6月1日起正式實施。這是我國衛生健康領域第一部基本法律,盡管其中不少關鍵問題仍有較大爭論,社會各界對此也持有不同觀點,但是通過制定該法,建構健康法治的趨勢已然形成。堅冰已然打破,航道正在開拓。

不能不看到,當前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所面對的問題紛亂復雜,健康法需要調整從政府部門、醫療保險機構、醫院、藥企到患者、醫護人員等多層次、多領域的眾多主體之間的復雜關系,利益多元、缺乏共識是一個普遍現象和關鍵癥結。比如,并非少見的“傷醫”甚至是“殺醫”案件把醫患關系推向前所未有的緊張對立,本應是共同對付疾病的“戰友”被割裂成相互猜忌防范的對手;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出租公立醫院科室、“過度醫療”和“藥品回扣”等現象嚴重侵蝕醫療機構救死扶傷的天使形象;藥品的安全、有效和可及性被不斷冒出的“齊二藥”“山東疫苗”以及“長生疫苗”等藥害事件踐踏;陸勇從印度購買“低價救命藥”案件以及以此為藍本拍攝的電影《我不是藥神》,更是把藥品研發、生產和流通商與患者、醫保及執法部門之間的利益沖突表現得淋漓盡致(盡管并非公平公允)。這些現象背后是基于各種不同利益基礎上的訴求紛爭。利益不同,訴求不同,利益沖突嚴重銷蝕了健康中國和健康法治所賴以為基礎的社會共識。剪不斷,理還亂,這似乎成為醫療改革的一個“死結”。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