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法學>>
擴大禁食野生動物范圍全面加強管控
發布時間:2020-02-18 14:37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革除“吃野味”陋習野生動物?;しㄔ趺蔥拮醫ㄒ?/strong>


擴大禁食野生動物范圍全面加強管控

一場疫情,讓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話題重回公眾視野。為盡快補齊現行法律制度涉及疫情防控工作的短板,立法機關已經開始行動。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經濟法室主任王瑞賀在2月10日接受媒體采訪時指出,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已經部署啟動野生動物?;しǖ男薷墓ぷ?,擬將修改野生動物?;しㄔ黽恿腥氤N嶠衲甑牧⒎üぷ骷蘋?。


值得注意的是,在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范圍調整上,地方人大常委會已經先行一步。


2月14日上午,天津市十七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天津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決定》,明確了禁止食用的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范圍,并明確實行禁止食用野生動物名錄管理制度。


如何確定野生動物的禁食范圍,是否有必要全面叫?!耙拔丁輩檔瘸晌吧銼;しㄐ薷墓討械慕溝慊疤?。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民進湖北省委會主委周洪宇在2月17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建議,在對野生動物?;しń行薷氖?,應當進一步擴大禁止食用野生動物的范圍,加強對野生動物交易、利用的管控,以一種平等的姿態去對待野生動物,從而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發展。


野外生長動物都應納入規制


近日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搜索大數據報告》顯示,在過去近10年里,穿山甲和豪豬是人們最為關注的“野味”,占比近五成。


盡管野生動物?;し魅飯娑ń騁吧錛捌渲破?,但這并沒有擋住一些人對于“野味”的追求。一個重要原因是,并非所有野生動物都是野生動物?;しǖ謀;ざ韻蟆吧銼;しü娑ū;さ囊吧?,是指珍貴、瀕危的陸生、水生野生動物和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


在周洪宇看來,野生動物?;しǘ雜諞吧錟諍南薅ㄌ琳?,以野生動物對人類的價值為判斷標準,并不合理,“野生動物是一個生態圈,即使對人類沒有價值的野生動物,也會影響人類,也會影響對人類有價值的野生動物,放任不管的話,不利于人類與自然和諧發展”。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朱啟臻認為,野生動物?;しǘ越騁吧锏謀;し段Ч?,不足以維護公共衛生安全?!胺塹洹焙托鹿詵窩滓咔櫚謀┓?,都說明了這一點。因此,必須擴大禁食野生動物范圍。


上海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研究員劉長秋指出,在立法上擴大禁食野生動物的范圍有著多重意義,不僅是預防和杜絕因濫食野生動物導致發生公共衛生?;蛻鋨踩侍獾男枰?,也是對人類自身文明的一種保障和呵護,體現了對生命的尊重和對自然的敬畏,是加強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必然要求。


野生動物的禁食范圍,擴大到何種程度較為合適?


周洪宇指出,應當擴展野生動物的內涵,只要是野外生長的都應納入野生動物?;しǖ墓嬤品段?。因此,建議將野生動物?;しǖ詼醯詼钚薷奈氨痙ㄋ埔吧?,是指野外生長、非人工繁育的陸生動物和水生動物。國家注重?;ふ涔?、瀕危的陸生、水生野生動物和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


周洪宇說,給予野生動物以特殊的?;ば枰姆炎試春途?,因此可以對野生動物予以分類,對其中珍貴、瀕危、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野生動物給予高規格的?;?。而對于非國家重點?;さ囊吧鏌膊荒芊湃尾還?,須知禁止違法捕獵、交易和利用就是一種?;?。


劉長秋認為,對于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無論是獵捕的還是馴養的,絕對禁食。對于蝙蝠、蟑螂、鼠類、蛇等含有危害人體健康甚至可能帶來公共衛生安全問題的動物,也應堅決禁食,可以考慮運用刑法手段規制。而對于一般野生動物,則應當堅持禁食為原則、利用為例外,提倡不食,但要加強種群監測,一旦發生物種激增危及生態安全問題,則可以允許特定單位與人員獵捕。同時,國家應當制定允許食用的野生動物清單,最大可能縮減列入清單的野生動物的范圍。


應當永久叫?!耙拔恫怠?/strong>


食用野生動物風險很大,但“野味產業”依然規模龐大。


北京師范大學生態學教授張立指出,很多市場上所見的“野味”物種并不在?;っ祭?,很多商家持有“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許可證”,這就使得執法非常困難。


張立說,任何商業利用野生動物的行為都會增加人跟動物的密切接觸,都會增加公共健康風險,這種代價絕不是一個野生動物產業可以承擔的。受到貿易和需求的持續威脅,當前野生動物的整體生存狀況并不樂觀,繼續允許以逐利為目的的商業利用,只會加劇?;?。


“2003年‘非典’事件發生后,就應當永久叫?!拔恫怠?。此次疫情再次告訴我們,該如何在‘野味產業’和國民健康之間作出選擇?!北本┐笱б窖宋難г航淌諭踉浪?。


王岳建議,應當在野生動物?;しㄖ忻魅紛鞒齬娑?,嚴格禁止商業利用為目的的馴養繁殖活動,僅允許以科研、?;の康慕幸吧镅毖敝?,并盡早建立商業性野生動物馴養繁殖行業及經營主體的退出機制。同時,將以科研、?;の康牡囊吧镅毖敝郴疃扇胄姓砜?,加強事后監管。


世界動物?;ば崢蒲Ъ宜鍶越ㄒ?,對人工養殖的野生動物實行全面禁貿,因為從疫病防控的角度,野生的和人工養殖的野生動物都可以傳播病毒,都會帶來公共衛生的風險。當然,短期內野生動物產業會遭遇寒流遇到困難,但是長痛不如短痛,否則就會重蹈覆轍。


周洪宇指出,控制野生動物的交易是?;ひ吧锏鬧匾朧?,然而,野生動物?;しǖ?7條僅加重了對國家重點?;ひ吧锝灰綴屠玫南拗?,對于出售、利用非國家重點?;ひ吧锝魴杼峁┖戲ɡ叢醇純?,不利于野生動物的?;?。


“建議在野生動物?;しㄖ屑憂慷砸吧锝灰?、利用的管控。禁止網絡交易平臺、商品交易市場、集貿市場、超市等交易場所違法交易野生動物及其制品?!敝芎橛釧?。


將特殊舉措變為常態執行


2月3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生態環境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等10部委(局)聯合部署打擊野生動物違規交易專項執法行動。在疫情期間,全國實施最嚴厲的管控措施,全面禁止人工繁殖場所野生動物轉運販賣,禁止一切形式的野生動物交易。


劉長秋認為,應當將“特殊時期的特殊舉措”轉變為常態執行。這是野生動物?;ぶ捶ㄈ媧友系男枰?,只有這樣才能使立法的制度效能得到有力轉化,也才能體現制度的執行力,真正樹立起野生動物?;しǖ娜ㄍ?。


“建議將其提到類似打擊醉駕的高度,這是維護法律權威和信用、使人們敬畏法律的需要,也是切實?;ひ吧锏男枰?。嚴厲打擊不是目的,但對于實現野生動物?;つ勘甓?,嚴厲打擊是必須的?!繃醭で鎪?。


華東政法大學法律學院院長金可可建議,修改野生動物?;しㄊ?,必須解決違法行為懲處過輕的問題,尤其是對于非國家重點?;ひ吧?。至于懲治力度加大到什么程度,還需要進一步調查、考量。既要足以遏制違法行為,也要實現各種法益之間的協調。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教授張力認為,對于公共衛生安全風險的法律規制,可進一步升格現行野生動物?;し?、刑法等法律中的處罰力度,以此形成示范、牽引效應。

“要通過立法來擴大法律調整范圍,加大打擊和懲治亂捕濫食野生動物行為的力度。有了完善的法律,就要求執法要嚴。一方面,嚴格規范人工繁育利用行業;另一方面,嚴格?;ぷ勻蛔刺械囊吧錛捌淦芟⒌??!敝炱粽樗?。(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ganrao}